他逃过了巴黎剧院大屠杀 却依然选择自杀

发布时间: 2019-06-17 04:05:08   来源:欧时大参(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) 浏?#26469;?#25968;: 评论:0

【欧洲时报春花、周文仪编译】恐怖袭击的幸存者却成为恐袭后精神创伤的受害者。2015年11月13日巴塔克兰(Bataclan)剧院遭遇恐怖袭击,造成逾百人死亡,两年后剧院改名换姓获得新生,法国社会也从恐惧中慢慢恢复,但当年的幸存者瓦莱特(Guillaume Valette)则于2017年11月19日上吊自杀。如今,法国司法确认他恐袭受害者的身份,他因此成为巴塔克兰剧院恐袭第131名受害者。

心理创伤导致“疑病性忧郁”

瓦莱特在恐袭中并?#35789;?#20260;,但心理上却遭遇严重创伤。2017年初,他接受“恐怖主义受害者赔偿保证基金?#20445;‵GTI)心理医生检查。后者发现瓦莱特备受恐袭困扰,尤其产生很多恐惧症状,“这是很典型的心理创伤症状,随后会有不同程度的演变,具体表现在不同情况下,会产生回避以及焦虑状况。他的人生观和社会价值?#19981;?#26377;所改变,此外他同外界的关系?#19981;?#36880;渐疏远”。

巴黎巴塔克兰剧院。(图片来源:法新社)

2017年夏天,瓦莱特的症状逐渐变差,他怀疑自己患有杂病,经常去看医生。整个人也变得特别焦虑,并于8月份住进精神疾病?#34892;摹?#19977;个月后,他在巴黎东南部的马恩河谷省(Val-de-Marne)心理疾病?#34892;?#30340;房间内上吊自杀身亡。

瓦莱特的?#25913;?#35748;为儿子自杀同恐袭直接相关。随后,经常同法国恐怖主义受害者协会(AFVT)合作的法国律师施密特(Claire Josserand Schimidt),于2018年春天开启申请程序,希望法律判定瓦莱特恐袭受害者身份。

“隐形伤口”伤害大

身体创伤法律修复方面的精神心理专家卡特琳?#21462;?#29579;(Catherine Wong)对瓦莱特案例进行分析,认为他在去世时,经历“不同寻常的抑郁”折磨,比如当时他认为自己患有重病,便是一个证明。此外,他在遗书中,也暗示自己患有食道癌。此外,卡特琳?#21462;?#29579;试图查看瓦莱特此前的病例史,确定他在之前未患任何精神疾病。她在2019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,瓦莱特自杀是2015年11月13日恐袭造成的最终结果。

目前,预审法官承认瓦莱特的受害者身份,这是该案件极为重要的一步,不过重罪法庭随后才能给出最终判决结果。原告律师强调隐形伤口对人造成的影响,认为这些伤口同身体伤?#24184;?#26679;,会对受害者的个人、家庭、社会和工作造成极大影响。

无独有偶,上周三12日,法媒报道了一名尼斯恐袭遇难者家属的死讯。

图为在尼斯恐袭中失去妻子和儿子的Tahar Mejri(中)。(图片来源:法新社)

2016年7月14日法国国庆当晚,一辆卡车冲入尼斯英国人漫步大道上的人群,造成86人死亡。Tahar Mejri的妻子及4岁的儿子不幸遇?#36873;?0多岁Mejri的早逝是否与尼斯恐袭直接相关尚未可知,但可以确定的是,Mejri在案发后深陷抑郁,一蹶不振。

由尼斯恐袭遇难者家属组成的“天使记忆”协会的一名成员Anne Murris向《巴黎人报》记者透露,因无法承受丧子之痛,Mejri在“很长一段时间?#20445;?#27599;天“带着儿子的球鞋?#20445;?#22312;恐袭发生地英国人漫步大道上“睡觉”。

另一方面,恐袭案司法程序旷日持久,让受害人家属备受煎熬。在得知部分涉案嫌疑人被有条件?#22836;?#21518;,Mejri表示无法理解,陷入更深的痛苦中。

恐袭受害者获“濒死焦虑”赔偿

2017年9月26日,法国恐怖主义受害者赔偿保证基金(FGTI)公布新的赔偿方式,对死者“死亡迫在眉睫的焦虑”损害给予赔偿,最多3万欧元;对死者的亲人赔偿2000至5000欧元。

基金总干事朱利?#30149;?#20262;基解释:设立“死亡迫在眉睫的焦虑引起的损害”的目的,是“对受害者见到死亡来临时所感受的强烈的焦虑予以重视”。

对恐袭中丧失生命的受害者,将推定受到这种伤害。对恐袭中受伤的受害者,将由一名独立的医学专?#20381;?#30830;定当事人身体或精神上是否受到这种伤害,赔偿金额5000至30000欧元。

2015年11月13日,巴塔克兰剧院恐袭当晚,消?#20848;?#25937;员在现场。(图片来源:法新社)

第二项损害涉及恐袭中丧生的受害者的亲人。伦基强调:“我们对恐袭中丧生的受害者的亲人所感受到的忧虑与漫长的?#21364;?#32473;予赔偿?#20445;?#36180;偿金额2000至5000欧元。

据悉,截至2017年11月1日,该基金会共向2579名受害者发放了金额达6400万欧元的补助。其中,1218人获得精神赔偿,576人获得生理赔偿,另外还有758名遇难者家属?#19981;?#24471;赔偿。赔偿行为将会在受害者病情完全稳定之后终止,届时他们将可获得一?#39318;?#32456;赔偿金。能?#25442;?#24471;最终赔偿的主要为恐袭遇难者亲属和遭受心理创伤的受害者,数量为947人。

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:oushi1983

(编辑:秋狸)

分享到:

?#35753;?#25512;荐

分享到:
佛罗伦萨美食
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大乐透胆拖玩法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宝彩网开奖公告 psv2000必玩游戏排行 3d组选包胆中了多少钱 类似必富大宝的游戏平台 斗鱼娱乐手机版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直播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后三包胆出豹子中奖吗 黑龙江时时时间 福彩3d聪明的六码组六遗漏 单机麻将不联网免费 好运来计划 二人麻将打法